西线·all silent

【生还者paro】春天

#短篇#
#银爵视角#
#这是一个日常#

写前废话:真的非常adore约翰的生还者系列,它的世界观和每个人物的塑造都深戳我心!貌似约翰对爵哥的人设还没有完全搭建出来,作为一个爵吹就试着用银爵视角写一篇短篇送给 @刺客约翰A.JOHN 望笑纳



“麻雀,”凯莉的语气少有的惊讶,“一只麻雀。”

我们在灰白色的冻土上发现了这只小家伙,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奇迹,即使它做的只是转动着它黑黝黝的眼珠,机敏的样子像个小贼。没有人发出半点声音,都屏住了呼吸,但他们的心脏一定开始在胸膛里砰砰作响。

那是重建结束后的第一个春天。传闻和风言得以平息,军队和政府恢复了部分的可信度,我们也搬回了第四军区。廊道上的指示灯闪烁着绿光,像跳动的心脏无时无刻不在强调第四军区顽强的生命力。不久后,她就像被掏空内脏的躯干一样被军队和数据库渐渐填满。一同被填进来的还有新出的咖啡制度。基地慷慨地提高了咖啡豆的供应,我们不再需要去领每个月的额定配给。

这无疑是最好的惊喜,至少有了咖啡的鼓舞,我不再抵触去基地的食堂吃早饭。没人可以形容食堂里的那股气味,说不上难闻,甚至非常平淡,我的鼻子要是没有那么敏感可能就察觉不到。但你又不得不承认它的存在,一种人工食品独有的气息,让你第一个联想到的不是食物本身而是它们的制作工程,石蜡和机油。我不是唯一被咖啡因吸引过来的人。事实证明,平日分歧最大的几人如果在咖啡上达成了共识,这种奇异的饮料允许他们分享同一张餐桌。

我被安迷修好心地拉进了社交圈,他认为多一个旁听者没有什么坏处。他们谈到了气候,外面的世界,春天就像从没来过。线外的人带回来了穹庐之外的照片。寒意料峭的阴天,灰白的平原上除了雪山外什么也没有。冻土层开始逐渐扩散,咖啡豆种植人已经犁不开石头一样坚硬的土地。显而易见我们喝到的不是真正的咖啡,而是人工加工的产品。时至今日,谁也分不清是军队开采导致了气候恶化,还是气候恶化促进了开采。没有人真正在意这个问题,人工咖啡尝起来问题不大。但食物呢?

这些对雷狮而言都是大好的机会,来展现让他自己引以为豪的混蛋作风。他喜欢端着盘子去找那些无辜的食堂机器人,抛出一些刁钻刻薄的问题。盘子为什么是冷的。有什么可以嚼得动的食物。其中一些问题无聊透顶,简直是无理取闹。不过,我在这里为雷狮说句公道话,机器人一本正经的回答才是最操蛋的。

“回来,”安迷修拍拍桌子朝他喊,“你这是在丢自己的人。”

谁也没有笑,只是安静地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。我咬了一口人工培育的土豆,一声不吭地咀嚼,即使咽下去食物擦过喉咙的感觉是那么奇怪。雷狮虽然是个混蛋,但他说的大部分都是实话。食物尝起来像石蜡,把人推向反胃的边缘,我们不至于讨厌它们,但是绝对不会喜欢。军队把我们当作精密的重型武器对待,只需要机油和催化剂就能维持下去,甚至到最后连我们自己也这么认为。

嘉德罗斯突然向我们招招手,脸上的神情显得饶有兴趣,“你们快来瞧瞧。”瞧瞧这个词被他说出来有些奇怪。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玻璃墙外面的空地,在土丘和坑洼之间来回搜寻。他又站了起来,手指指向玻璃墙的左下角。在那里,我们看到了他想要我们看到的东西。

“麻雀,”凯莉放咖啡时手腕不经意地一抖,差点打翻了杯子。我从没见过她这么惊讶,“一只麻雀。”

那千真万确是一只活蹦乱跳,眼睛眨动的麻雀。它甚至朝我们蹦的近了一些,抖了抖蓬松的羽毛,像是刚从巢穴里探出头的雏鸟。如果有人非要我来说说,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承认它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小东西。

“老天……” 我喃喃地说到,感觉自己的手指在颤抖。第四军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不由人工培育的活物,除了我自己的那只鹰隼,可就算是它也和这个突然降临的小东西没有可比之处。我们看着它转动着机敏的小脑袋,打量着玻璃窗里面的人们,感觉从未有更大的奇迹。

一阵风吹过来差点掀翻了它,它看上去毛茸茸一坨,其实又小又轻。它扑棱起来,两只笔直的细腿磕磕绊绊,最后维持了平衡。它警惕地四处望望,那眼神像是基地的看守士兵一样犀利,把我们一下子给逗乐了。

“我去把艾比和埃米叫过来。”安迷修轻声说,眼睛依然盯着那只麻雀,“让人们都来看看。”

我点点头,赞同他的提议。人们需要看看这个,在这个最寒冷的春天,出现在第四军区的第一个春天的迹象。

如今我们承认了现状,默认了那些被带回来的照片是真实的。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,土壤从健康的黑色变成石灰色,炮弹和重型机械打入地面时发出惊人的砰砰声。我们守护着世界,也相应地让世界付出了代价。这跟公平和道德没有关系,只是利益权衡的问题。

但在那一刻,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不再处心积虑,而是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。至少我们相信,希望从未消失。